在上世纪70年代经济快速增长下,巴黎的高楼大厦增多了。这期间建造起的曼恩-蒙帕纳斯项目高209米,比邻蒙帕纳斯火车站,位于巴黎南偏西,这座高楼大厦是除了埃菲尔铁塔外巴黎城区最高的建筑,狭长的造型类似一个长方形的纪念碑。面对这个时代产物,巴黎人褒贬不一。

蓬皮杜中心也是这一时期巴黎诞生的最具有代表性的现代建筑。它“五脏六腑”都在外,最大程度地释放了内部空间。蓬皮杜中心本身已经成为一个传奇,它也提供给居民和游客一个公共广场,已经成为巴黎不可缺少的地标性建筑。

整个八九十年代也是巴黎城市盛行大型建筑的时期,1982年上任的法国总统弗朗索瓦·密特朗在任期间开展了一系列“伟大工程”,这些城市建设项目都深刻影响了城市景观。“伟大工程”的第一座大型公共建筑,是建筑师让·努维尔于1987年完成的阿拉伯世界研究中心,外墙饰以阿拉伯式遮窗格栅,通过机械闭合控制采光量。这个建筑也使得让·努维尔声名鹊起,今日成为法国最具有代表性的建筑大师。

由建筑师约翰·奥托·冯·斯普雷克尔森、保罗·安德鲁以及彼得·赖斯设计的拉德芳斯大拱门是卢浮宫—协和广场—凯旋门中轴线向西延伸的终点,这一条中轴线彰显着巴黎的力与美,也是游客必到的景点。

“伟大工程”还包括巴黎东北部的拉维莱特公园项目,它由废弃肉类市场改建而成,包含各种文化娱乐活动场所。展览中看到一张公园的照片,在大红色具有解构风格的游乐设施前,当地居民坐在金属椅上休闲看报,照片旁边是建筑模型和宛如绘画的手绘图。

“伟大工程”的最后一项则是位于巴黎东南塞纳河边的法国国家图书馆,由多米尼克·佩罗设计,形状类似四本打开的书。展览中的照片可以看出,这个项目的体量非常巨大,它的出现必然改变当地的城市景观。

自2005年,王振复于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《建筑美学笔记》以来,学界关于建筑美学的文化普及色彩愈加浓厚,建筑美学正在从一门亟待建构的学科转变为一种与人们的日常起居、休闲、文化遐想息息相关的“资粮”和“营养”。2021年7月,王振复的又一新作,《建筑中国:半片砖瓦到十里楼台》由中华书局出版,同样是这一“转向”的表征。

便道上“卸”去停车桩,长期占道的私家车不见了,形成慢行优先的“静稳街区”;以红楼公共藏书楼为首的建筑群“卸”下灰浆,沿街建筑纷纷亮出本来面目;速8酒店原有的13个小门店调整为以文化为主题的2个商业业态……昨日,北京青年报记者从西城区了解到,实施“卸妆术”后的西安门大街改造提升工程已经全部完成,局部空间更加充分地展现什刹海的多元文化,昔日的皇城主干道如今成为开放的城市建筑博物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