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播吧2月15日讯巴萨即将迎来与曼联的欧联杯焦点战,巴萨体育总监小克鲁伊夫日前接受了《马卡报》采访,并谈到了自己的曼联经历。

小克鲁伊夫出自巴萨青训营,但1996年夏天,他转会加盟曼联,并在球队效力至2000年,在巴萨vs曼联的大战前,他回忆了自己的曼联往事。

“我父亲当初不愿意俱乐部给我职业合同,我拿到的是B队合同,他说这样更好,这样别人就不会说我赚得比其他球员更多。当时我父亲联系了马竞,但其实他基本上已经与阿贾克斯谈妥我的交易,直到曼联出现。”

“弗格森和两位曼联高层亲自来到巴塞罗那,来到我们家,他用曼联的计划说服了我。当时,弗格森有一支年轻的曼联,他希望招募更多年轻球员,我还记得当时他和我说,他会好好照顾我。”

“当时是一个夏天,我们在巴塞罗那的阳光下启程出发,抵达曼彻斯特时却是寒冷和大风,我就在这样的天气下持续了四年。”

“曼联很有吸引力,去亚洲踢表演赛的时候,那里的球迷对曼联简直痴狂,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加盟的不是普通球队。弗格森对曼联的一切都有绝对的控制,他就是英格兰足球经理的代表,他的权力甚至超出了场外。”

“他可以控制哪些记者进入训练基地旁观训练,他知道每一个球员的妻子和孩子的名字,他关心手下每一个球员的每一个家人,而且与他们关系都非常熟络。但是,如果有球员做出了高于俱乐部的行为,他也会不与他们握手。”

“没有人能因为运气在一家俱乐部执教27年,弗格森是领先于他的时代的。弗格森是最先开始轮换的教练,轮换现在很常见,但当时并不常见。他会预测未来三到四场比赛,关注球员工作量和受伤风险。有一天弗格森找到我,并告诉我:‘你将在第三场比赛上场。’我很惊讶,并问他如果其他人每场都帽子戏法怎么办,他笑着回答:‘别担心,那是我该关心的问题。’”

“我去到曼联的时候,坎通纳已经是球队传奇。在他飞踹水晶宫球迷的事件后,你很难想象他其实是更衣室里社交能力最好的那个人。坎通纳对年轻球员很照顾,一开始波博斯基、索尔斯克亚和我都有点不认路,坎通纳每天会开车从酒店载我们去训练场,并在训练结束后留下来等我们,再载我们回酒店。这种情况持续了数周,我真没想到坎通纳会是这样的人。”

“有一次和坎通纳聊到我们的未来,我们打赌谁会先离开曼联。我很清楚地知道肯定是我先离开,毕竟坎通纳在曼联就像上帝一样的存在,他可以一辈子都待在球队。我们打了赌,最后我输了,那时我才意识到,当时他就决定要挂靴退役了。”

“贝克汉姆与维多利亚的故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我还记得有一天,全队去看了辣妹组合的演唱会。在更衣室里,贝克汉姆依然是一个风趣幽默的家伙,而且非常的职业。”

“贝克汉姆和坎通纳一样,有极佳的职业精神。他们可以在训练结束后一次又一次的自己练习,坎通纳是练习接球和胸部停球,而贝克汉姆则是练习他的任意球。是的,贝克汉姆有天赋,但他也很努力,他的职业心态让他成为了明星,他是一个勤奋的人。”

“当时我被租借到了塞尔塔,但曼联邀请我来到现场观看对拜仁的欧冠决赛。在比赛还剩下2分钟的时候,我们还落后着,当时我就已经决定去更衣室里,等赛后鼓励一下输球的队友们。然而在我走下过道的时候,曼联突然追平了,我抬头看向球场,确认曼联确实将比分扳成了1-1。”

“既然平了,我就决定走回去,到看台上继续看球,然后就在我走上过道的时候,曼联就反超了,所以曼联的两个进球我都没有看到。”

“当你在老特拉福德踢球,你会意识到这座球场会发出吼声。这么说虽然很老套,但确实是线人作战。次回合作客老特拉福德,我们就将见识到。”

“曼联经过几年的困难之后正在提高,球迷们在比赛前两天甚至不会说话,只为在比赛当天把积攒了两天的力量都用来支持球队。”

“我在特拉维夫马卡比当体育总监的时候,曾想邀请滕哈赫执教球队,但后来阿贾克斯来了,支付了条款并将他带走。”

“滕哈赫曾执教过乌德勒支,在那里执教压力很大,但滕哈赫知道如何通过赢得比赛来适应俱乐部对他的要求,这意味着他已经具备了知道在球场内外该做什么的素质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